您好,請選擇問題分類進行咨詢。
聯系電話
010-64938082
首頁 > 千秋書院 > 品茶小軒
瀏覽:271次發布時間 : 2021-04-23世界讀書日特輯|世界像一本卷角書


[德]布萊希特|我的小兒子問我??

我的小兒子問我:必須學習數學嗎?

有什么用,我想說。兩片

面包到頭來會比一個人所需還多。

我的小兒子問我:一定要學法語嗎?

有什么用,我想說。這國家在崩潰。

而如果你只是摸著你的肚子,

呻吟,你會懂來了麻煩。

我的小兒子問我:必須學習歷史嗎?

有什么用,我想說。學會

頭貼到地上,也許你還能夠幸存。

是的,學好數學,我告訴他

學好法語,學好歷史!


(李以亮 譯)


 

[波蘭]扎加耶夫斯基|中國詩


我讀一首寫于

千年前的中國詩。

作者述說著

整夜打在他行船

竹篷上的雨,

和最后安頓在

他心里的和平。

只是巧合么?

也是十一月,滿天迷霧,

沉沉暮靄。

只是偶然么?

另有某人生活著,

詩人們將重要性

歸之于獎項和成功,

而秋天周而復始

從驕傲的樹上撕去葉子,

假如還有什么留下,

唯有雨在詩中

輕柔的低語,

既不快樂也不悲傷。

唯有純粹,無人看見,

當夜,光和影

匆匆曳著神秘

暫時忘卻了我們。


(李以亮 譯)




葉輝|卷角書


某日,我發現

世界

卷起了一角


像衣領和

書,像燒毀的信


文字也變成灰燼

鉛色

飄向永恒


或許寫信的人

曾在窗下,背對著我們


煤爐冒著熱氣

什么人

還沒有回到屋中


外面河水的聲音

響了一夜,仿佛一個女人

在洗床單


有多少屈辱和污穢

河水清澈

在夜色中如墨


(選自葉輝詩集《遺址》,長江文藝出版社2019年版)





毛子|給薇依


夜讀薇依,時窗外電閃雷鳴

我心緒平靜

想想她出生1909年,應是我的祖母

想想19歲的巴黎漂亮女生,應是我的戀人 

想想34歲死于饑餓,應是我的姐妹

想想她一生都在貧賤中愛,應是我的母親


那一夜,驟雨不停

一道霹靂擊穿了附近的變電器

我在黑暗里哆嗦著,而火柴

在哪里?


整個世界漆黑。我低如屋檐

風暴之中,滾雷響過,仿佛如她所言:

——“偉大只能是孤獨的、無生息的、

無回音的??”


 


張二棍|夜讀聊齋,有感


不得已,又一次修改了聊齋 

要溫習聶小倩的薄命,也要 

忍受席方平的凄惶。更需要 

承擔蒲松齡,這個落魄者 

下在門前茶碗里,和紙上的毒 


夜讀聊齋,要一次次讀 

才能讀懂,蟲豕的嘶鳴。并陪它們度過 

喊冤般一聲聲拉長的黑夜 

要讀懂松濤陣陣的歧義。還要 

陪月下的松柏,度過這枝條如舌頭般 

伸長的夜。要讀懂爬行的悲 

站立的苦,就免不了要舍命 

陪那一個個,修成肉身的姓與名 

度過,白色絲帛的裙裾緩緩拖曳過 

草叢的夜 


夜讀聊齋,就是放任 

一千只蟲來咬,蚊來叮 

且看作,它們是一千個窮書生 

搖著一千把破扇子,紛紛來投胎 

它們把燈光照亮的紙面 

當作衙門前的鼓面,敲打著 

直到濺出身體里的血 


直到我不忍,輕輕合上書頁 

——掩舊卷,如填新墳



  


 倪湛舸|哲學的安慰


我現在什么都不怕,包括妥協,

真的。低頭走路,能不說話就不說;

奉承每一個輕視我的人,

熱心地回應每一份涼薄。


如果偶遇善良,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

這無底深坑,為了盡快得救,

更為了省卻更多麻煩。


你知道我的意思,雖然,我不知道你

在哪里。沒有消息,

也很少想起,更不必借機

把這首詩獻給你。


好些年過去了,你成了一種儀式,

被我執行,被我終止,被我

用來自得其樂。你曾經哭得那么兇,

咬著我的名字像狗啃骨頭——


但更多事已經發生,

把某個東西越埋越深。當然,

它自己早就爛得差不多了。


也許我該說“分解”,

更科學,更客觀,更有距離感。

(你還記得這種句式嗎?

——更健康,更快樂,更有制造力——

那時,我們都對生活怕得要死。)


我現在什么都不怕,

連你都不怕。我無比衷心地渴望你

幸福。當然,

我也會好好的:頭頂星空,胸懷道德律。


關于千秋業 | 網站聲明 | 誠聘英才 | 聯系我們
2007 - 2012版權所有 ? 北京千秋業教育顧問有限公司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安立路68號(陽光廣場)B2座16層1602室 郵編:100101
聯系電話:8610-64938082 傳真:010-64938079 E-mail:qecbgs@163.com